乐虎电子游戏官网:传承人故事 InheritanceStory

乌金纸传承人朱信灿: “最后一叠”我仔细收藏着

上虞区崧厦镇蔡林村,有一门曾经名满天下的“独门技艺”,在它最为红火的年代里,一度生产作坊在上虞遍地开花,它就是“乌金纸”。然而,随着行业的衰落,如今乌金纸已鲜有人问津。

相关乌金纸曾经的种种,只存在村里一些上了年岁的村民的回忆中,以及乌金纸制作技艺传承人朱信灿收藏的“最后一叠”乌金纸里。

乌金纸的辉煌与衰落

蔡林一些上了年岁的村民,曾见证过乌金纸的辉煌。“乌金纸热销时,尤其是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蔡林乌金纸行业迎来了一个发展高峰,国内绝大多数金箔厂都用上虞的乌金纸,我们还出口日本。那时候差不多全村人人会做,乌金纸作坊、工厂在上虞也是遍地开花。”昔日的辉煌让朱信灿们有种莫明的失落感。

据悉,乌金纸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由明末清初一个叫魏良再的人发明。100多年前,由从事乌金纸生产的手艺人朱赵炎,为避战祸从桐乡县(今桐乡市)石门镇,迁回崧厦蔡林老家,办起了乌金纸家庭作坊。

然而,在繁荣了近百年后,由于工业化和市场大潮的冲击,上虞的乌金纸行业逐渐露出颓势。2000年,蔡林乌金纸厂被迫歇业。

让朱信灿欣慰的是,2009年,蔡林乌金纸制作工艺被列为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也成为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乌金纸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薄如蝉翼却砸不烂的乌金纸

如今在蔡林乃至上虞,朱信灿说,已经找不到生产乌金纸的作坊与工厂了,他所保存着的这沓乌金纸,是1998年他的乌金纸厂生产的,也许就是他一生制作的最后一批乌金纸了。

听说记者寻访乌金纸,朱信灿取出了已珍藏17年的包裹,包裹内的一叠方正的黑纸,正是“乌金纸”。据朱信灿介绍,别看这叠乌金纸厚度差不多只有十多厘米,竟有含了2400张之多。

令人称奇的是,一张薄薄的乌金纸可承受千百万次锤打而不变形,是制作金箔等不可缺少的重要工具,若没有乌金纸作为间隔垫铺,那薄如蝉翼的金箔便无法做成。“用我们蔡林制作出的乌金纸,打出的金箔非常之薄,需用鹅毛刷下来,人手指都碰不得。”朱信灿说。

手工制作的乌金纸有72道工序

朱信灿至今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每年谷雨时节的前后三天,便要前往奉化、富阳等地,寻找乌金纸最基础的材料——嫩竹。“只有谷雨前后三天的竹子才是一年中最嫩的,稍老一些的竹子便只能制作普通的纸张了。”

“用石灰水浸泡半年后取得的竹浆做纸,用楠木榔头敲打去毛,这样一来,每张纸就都变得非常光滑了。再用9斤重的铁榔头,经历三揭三打后,就变成土黄色的纸张。下一步便是上色了。”朱信灿告诉记者,就连上色用的乌煤也有讲究,需要用纯锡做的鑞壶盛油点灯,上悬一张瓦片,燃油熏起来覆在瓦片上的这一层煤才能用,“往往一斤油只能熏出7钿煤。”“乌金纸有三大环节,总共72道工序,全部需要手工制作。”朱信灿说。

(来源:绍兴晚报,2015年1月15日,社区报。记者 严竹萍/文 王丽红/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