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电子游戏官网:动态要闻 News

嵊州民营越剧团的发展现状的调查报告

越剧是嵊州的金名片,是嵊州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代表。各级党委政府对嵊州越剧发展高度重视,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先后视察越剧发源地东王村和越剧博物馆,对我市越剧艺术传承发展相关做法给予肯定寄予期望。嵊州民营剧团演艺产业也呈现产业集聚、品牌打造的良好态势,2005年6月,《浙江嵊州民营剧团产业发展初具规模》一文在《文化信息》发表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和时任绍兴市委书记王永昌同志等领导分别就“民营剧团产业化运作”作出批示肯定。近日,市委办信息科和市文广新局联合对我市民营剧团发展现状进行了专题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嵊州民营剧团发展的特点

1、民间演艺产业不断壮大。早在民营剧团形成之前,嵊州民间越剧人就有“上山下乡唱越剧”的传统,由于当时文化市场相对贫瘠,群众获得文化需求渠道相对单一,演出活动一时兴盛。随着文化娱乐活动的多元化和信息化,民营剧团革新自我尽力满足市场需求,在省内台州、温州、宁波等地攻城略地,民营剧团从无到有,不断发展壮大,据嵊州市民营剧团演出协会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嵊州市登记在册民营剧团56家,其中长期有演出业务的民营剧团18家,季节性演出的民营剧团有23家,另外15家民营剧团根据市场需求,机动性地承接业务。民间演艺产业年总值1.62亿元,从业人员近5600人。而目前嵊州市登记在册民营剧团67家,其中长期有演出业务的民营剧团28家,季节性演出的民营剧团有22家,另外17家民营剧团根据市场需求,机动性地承接业务。民间演艺产业年总值2.08亿元,从业人员近8000人,其中以嵊州市越剧艺术中心一团演出场次和演出收入最多,全年演出600余场,演出收入为650万。

2、民营剧团产业集聚逐步形成。在民营剧团自发自觉的发展过程中,一批民营剧团带头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涌现。他们不甘于贫穷,敢闯敢做,带领一批人走南闯北赶庙会、拓市场,如黄泽镇的陈正庆、张贤岳等就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在他们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民间越剧产业脱了贫、致了富,在外创出了一片天地。经过近40年的发展,目前嵊州的民营剧团也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集聚效应,同时,职能部门也积极参与其中,在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广新局的牵头下,一批民间越剧氛围浓厚的村庄逐渐被打造成越剧文化专业村。如黄泽镇家园村官园自然村,全村180多户人家,却组建了3个民间剧团,其中嵊州市越剧艺术中心一团和嵊州市越艺越剧团这两个嵊州市民营剧团的佼佼者就在该村,全村大多数人常年在外演出,每年演出场次一千余场,演出收入在1000万元以上。如崇仁镇石门村涌现了越剧经纪人队伍,组建了几支演出团队,目前长期在外演出剧团2个,在职演员120余人,全年演出场次近500场,演出收入500多万元。如崇仁镇茶亭岗村,1995年起就组建民营剧团外出淘金,20多年来一直薪火相传,目前该村有长期在外演出的民营剧团2个,全年共计演出600余场,演出收入达600余万元。在民营剧团的推动下,越剧配套产业也逐步发展起来,如黄泽镇渔溪村,在村干部的带动下成为戏剧服装生产加工专业村,形成戏剧服装一条街,较大的戏剧服装企业10多家。年产值上千万。

3、民间越剧文化影响力逐步扩大积极探索越剧文化产业品牌运作,近年在嵊州越剧团、越剧艺校、越剧戏迷网、越剧小镇等因素推动下,我市越剧产业多点开花,展现勃勃生机。为了提升民营剧团品牌效应,我市一直秉承“请进来”、“走出去”发展战略,努力挖掘优秀民间越剧人才充实到民间剧团,同时通过各种渠道积极鼓励民营剧团走出去,参加各种展演展示。2017年8月16日由市越艺越剧团选送的越剧折子戏《回十八》在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文艺汇演上荣膺金奖。全力做好民营剧团演职人员的学习培训,提高演出技艺。积极组织我市民营剧团参加绍兴市民营剧团折子戏大赛,在今年举行的绍兴市民营剧团折子戏大赛上,我市的金凤越剧团和越女漂香越剧团分获第一、第二名,达到了以赛代练、努力提高演出艺术水准和舞台表现力的目的。

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努力下,把越剧教育纳入学校艺术教育体系,探索出一条从幼儿园到中学的越剧特色教育新路子,打造“越剧进课堂”全国范本。如城南小学,是首批“中华优秀文化艺术传承学校”,并成为全国第四家“中国戏曲小梅花培训基地”,学校聘请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竺小招老师为艺术顾问,经常性组织开展各种越剧培训、表演。 2015年创意编排的“越韵古诗”节目,将诗歌以越剧的形式加以吟唱,受到了学生的一致欢迎,截止目前,城南小学有29人次获得戏曲小梅花殊荣,其中两人两次获小梅花。据统计,嵊州每年在校的学唱越剧学生达7000余人。到目前为止,全市拥有38朵戏曲小梅花,数量居全国之首。2015年,推出越剧考核(级)加分政策,将越剧演唱列入嵊州市中考加分项目。这些举措的推出,无疑扩大了越剧在各阶层的影响力,更使越剧文化在年青一代的心中生根发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嵊州越剧传承发展的问题。

二、嵊州民营剧团发展存在的问题

不得不承认,相较于游戏、电影等被大众广泛熟知的产业,越剧产业属于小众产业(传播范围和受众相对较小的产业),在当前环境下民营剧团生存发展经受着运营成本上升、演出市场萎缩、演出人才匮乏等方面不利因素的考验。

1、运营成本不断上升,经营压力加大。一是人工工资成本。由于民间演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剧团演员特别是台柱子级别的演员抢挖现象十分突出,各家剧团为增加演出效果和演出场次,不惜以重金抢挖主要演员。目前在民间演出市场,一个主要演员年薪30多万已不是传说,这也变相地带高了其他演员演出薪酬,工资成本的飞速上涨是运营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调查显示,有些民营剧团团长年收入还远远不及台柱子年薪,有部分团长甚至感叹,一年下来吃过用过,其他权当是给演员打工了。二是竞标成本。随着演出市场竞争的加剧,通过招投标接单的方式日益成为主流,为了拿到演出单子,各剧团间互相压价,以低价赢得市场,造成戏金一路走低,单场戏的演出收入大幅缩水,最高峰时演出一场平均有1.2-1.3万,现在平均演出价只能维持在0.8万元。三是运输及日常维护成本。运输成本、日常维护成本也随物价上涨而上涨,此类成本大约占到总成本的10%左右。此消彼长之间,民营剧团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据一名业内人士透露,2016年每演一台戏的利润比2015年下降了五分之一左右,今年民营剧团的形势则更为严峻。

2、演出市场萎缩,出资方主体变窄。民营剧团为开拓市场、增加收入,基本采取灵活机动的方式演出,根据市场需求组团,演出呈现“剧团演员少、演出地域广、演出戏路广、演出剧目多、演员进出多、分配形式多”这种船小好调头现象。但随着村级财务制度的逐步完善和规范,公款买戏成为历史,由村里出资、百姓看戏的市场已不复存在。加上因宏观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企业经营状况大多不甚理想,老板们都勒紧腰带,很少再有钱去资助庙会唱戏。这两大市场的萎缩是当下民营剧团演出市场的一个缩影,民营剧团灵活机动、船小好调头的优势在新形势下也成了明日黄花。

3、民间越剧人才匮乏,后继乏人。早年我市民营剧团能迅速发展并形成独特竞争优势在于拥有庞大演员群体。参加民间职业剧团的演员,大致有四部分人:一是从国家专业剧团退休回乡的老艺人和上世纪80年代初兴起的区社剧团中的部分骨干;二是由培训班走上舞台的演员和乐队;三是出于对越剧的钟爱和自身艺术才赋,在家庭或亲友带领下直接进剧团的演员;四是国家专业剧团留职停薪或下岗的演员。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起了变化,因民营剧团往往要辗转各地演出,演出时间、地点、舞台条件等均不固定,而且经常要风餐露宿,不理想甚至是有些恶劣的演出环境使许多从业者心生畏惧,他们宁愿选择安逸但薪水少的工作环境,也不愿意在艰苦环境中获得高薪。再者,由于体制原因,民营剧团的演员都是临时拼凑,不属于事业编制,只是一个易碎的“瓷饭碗”,不少演员抱着“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的心态,不在演出技艺上精细打磨,趁年轻赚够了钱赶紧转行。民营剧团演员群体青黄不接现象开始显现,人员老化、从业积极性不高等负面问题开始困扰各民营剧团经营者。调查得知,目前民营演出市场以50多岁演员居多,20多岁、甚至30多岁的演员少之又少。据嵊州市民营剧团演出协会负责人透露,50岁以上的演员占到总数的80%,20多岁的演员占比不到10%,另外的为30多岁的演员。

三、嵊州民营剧团发展意见建议

1、强化政府引导,促进民营剧团有序竞争对民营剧团的引导和服务要立足产业发展全局,体现一定前瞻性、操作性和实效性。一是培养民营剧团从业人员敬业精神。把从艺演出真正作为自己的致富职业,充分认识“来自民间、扎根民间、服务民间”的职业优势和产业发展前景,面向市场努力进取,珍惜机遇,热爱本职,辗转农村舞台而乐此不疲。二是进一步发挥文化主管部门职能优势和行业协会作用。发挥民营剧团演出协会职能作用,加大管理和协调力度,形成维护市场良好秩序的共识,严查各种恶意压价行为,对一些蓄意破坏正常演出市场秩序、压低正常演出价格的行为严厉打击。实施演出市场黑名单制度,由协会出面,将涉及恶意竞争的民营剧团加入黑名单,并在一定范围内公示,增加其接戏难度,挤压其生存空间,以此维护民营剧团整体利益,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三是全力打造以民间越剧为核心的文化产业链。开展“纵向+横向”产业延伸,重点培育与民营剧团相关的戏剧服装、道具制作、灯光舞美等产业,从政策支持、税收优惠、市场开拓等方面加大对黄泽戏剧服装、木雕等产业品牌的扶持力度。加大行业创新奖励力度,有计划组织文艺创业人员整理创作一批适合民营剧团演出、群众喜闻乐见的剧本,开展民营剧团“越剧+旅游”运营试点,真正唱响“山水越剧”品牌。四是做好民营剧团发展资金保障。完善扩大越剧发展基金,为剧团创作新剧目、培育新演员提供资金保障,对剧目生产者和德艺双馨演员给予奖励。设立民营剧团年度颁奖盛典,对年度贡献突出的民营剧团进行重奖,营造全民关注越剧的浓厚氛围。

 2、加大培训力度,扩容民营剧团人才储备。通过“专业和业余”两条腿走路的方式培育越剧后备人才。一是聚焦做好专业培训。以嵊州越剧艺校为依托,由协会出面,与艺校签订供需合同,将一些没有被各地专业剧团录取但又具有一定专业素养的艺校毕业生优先推荐到各民营剧团,逐步培养成为民营剧团的业务骨干。二是按需做好业余培训。通过举办全市性自费(或政府出资)短期培训班、鼓励乡镇(街道)文化站开展越剧演唱活动,支持个人组织越剧科班,以菜单式培养方式,有针对性地培养民营剧团演员。抓住演出淡季空档开展再充电培训,探索业余发展新路子。三是创新做好课堂培训。继续与专业学校合作,打造更多“越剧进课堂”样本。如以越剧艺校为基地,与各中小学校合作,帮助中小学开设越剧课、越剧兴趣班、组建小小越剧团和越剧社团。学习城南小学创建模式,培育更多越剧特色学校为将来储备人才,让一些对越剧感兴趣、有一定越剧表演天赋的学生从小接触越剧、学习越剧、爱好越剧,有效解决民营剧团演员青黄不接矛盾,涵养民营剧团人才的“源头活水”。

3、突出产业化运作,提升剧团市场化运作水平。进一步确立民营剧团产业理念,遵循文化产业规律,打造演职员培训、舞台设施生产经营、演出剧目供求、演出市场调节、行业行为规范等相互配套的产业运行体系,形成政府、社会和剧团三方合力发展越剧产业的共识。以我市越剧艺术中心一团、越艺越剧团、群艺越剧团、云龙越剧团等为龙头核心,培育一批优秀的民营剧团金字塔梯队。在政策、税收、贷款、市场开拓等方面给予民营剧团产业化运作支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实施“越剧文化下乡”惠民工程。继续实施民营剧团“星级创评”、民营剧团演职人员职称评定等政策,推进民营剧团规范化、内生性发展。鼓励剧团以现实生活为创作题材,以当代社会发展主流观念思想为指导,不断对曲目进行题材内容、表演形式等方面的创新,推出一批既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特征又有市场的精品力作。



(文广新局 应小兵